南京生活家政服务信息平台,为您提供专业的保姆、月嫂、育儿嫂、钟点工/小时工等日常家政服务

南京生活家政网

南京家政生活服务信息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南京家政生活网 > 妇幼保健 > 生产分娩 >  > 正文

我的“拉玛泽分娩”生产记

发布时间:2019-07-25 09:45 来源:互联网  浏览次数:

  分娩是女人天生的使命,俗话说,生过孩子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。还没生小孩之前,我是一个任性的女儿,生完小孩,我忽然明白了许多,以前总觉得妈妈有很多地方不好,现在明白到其实所有的妈妈已经为我们倾尽所有,只是我们不懂得珍惜;以前生日总是想着怎么为自己庆祝,却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忍痛了二十四个小时才把我生下来;以前小时候总是怪责妈妈不抱我,现在才知道生完小孩腰骨很痛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好;以前认为妈妈很可恶,经常骂我们,现在才知道你一旦当上妈妈,就要一辈子为子女,甚至是为子女的子女担忧劳碌,直至到走完人生路……只有成为了妈妈,我们才真正明白到妈妈有多伟大,一个妈妈的伟大,从分娩开始……
我怕时间流逝,我会忘记分娩过程的细节,虽然带BB很累,我也要支撑着自己把这段经历写下来。谨以此文,纪念我放产假的140个日日夜夜,并献给天下所有的妈妈,以及将来成为妈妈的女儿们!(小心得:如果分娩阵痛那十几个小时也忍受不到,将来怎么忍受养育子女的十几年?)

 

产兆开始--
  8月12日晚,洗澡的时候发现有点见红,肚子有点痛,我心想,应该还没有到生的程度,先睡个觉再说。睡到半夜肚子还是痛,起床小便还是发现见红,我老公坚持要我去医院。于是我还学别人,急急忙忙洗头洗澡,然后拿起事前收拾好的待产包出门。凌晨两点左右,我心情复杂地出门打车,赶去医院。
  去到医院,护士问了我一些情况,就对我说:“安排住院!”当时我的肚子忽然不痛了,要生的感觉消失了,我想马上回家。办了手续之后,一个产房的助产士(助产士穿着手术室的衣服,很容易认出来)叫我躺上床,做了胎监(胎儿的心电图),又做了阴检(把手指插进宫颈口检查张开的程度),最后剃毛。我问了那个年纪好像很小的助产士我到底什么时候才生,她不敢正面回答我,只是说:“生不生得下来,看这一两天了。
  从那时开始,我的精神就异常亢奋,一直睁着眼睛毫无睡意。好不容易等到早餐(孕妇是很容易饿的),却发觉很难吃,浪费了我老公跑来跑去买早餐的精力。新的一天又开始了,我依旧没有睡过片刻(孕32周的时候住过院,知道孕妇住院是没有时间睡觉的,早有心理准备,于是索性不睡。)医生来查房,好像不是很确定的样子,叫我试试顺产,还要签名证实是我要求顺产的。那一整天,我无聊到极点,见旁边床的准妈妈好像很和善的样子,我就和她聊起天来。后来忙忙碌碌的,都不知道做了些什么,到中午的时候,我依旧没有任何要生的征兆,我打电话叫我老公帮我办出院手续,后来我妈妈制止了我,她说万一出了院又要生了,岂不是白忙一场,没有人支持我出院,我心情郁闷地听从医生的建议,在那间又热又小的医院爬楼梯,爬楼梯对于我来说不算辛苦,但是我自从怀孕之后就变得很怕热,我走了几层楼梯就满身大汗,唯有回去病房吹空调。当天晚上有个宴会是庆祝我表妹即将出国读书的,我没想到自己会入院的,开始打算不去参加了,但是我在医院一整天了,一点动静都没有,闷得我发慌,我不理医生的劝阻,领着我妈我老公偷偷地溜出了医院。
  席间,我的肚子又开始痛起来,不过我还可以忍受。那种疼痛类似痛经,痛一下又消失一下,可能我痛经习惯了,我若无其事地吃饭。到吃完饭,晚上九点左右,我觉得我的疼痛有点加重了,并且开始出现得比较频密了。我回到医院,刚好被护士逮个正着,她还说我怎么出去都不跟她说一声。我什么都不理了,洗完澡,就看电视。有个护士查房,问我有没有觉得肚子痛,我说有啊,她就叫我,如果痛的间隔在五分钟左右就要通知她们过来检查了。我应了一声,继续看我的电视(那种痛我可以轻松忍受,我以为要痛到叫救命才是要生呢,因此我并不在意)。那套电视剧结束的时候,我数了一下时间,原来我的肚子痛是间隔四分钟了!我吓了一跳,走去护士站,跟护士说了。我上过孕妇班,知道阵痛间隔五分钟左右,就代表第一产程已经开始了!

  我回到床上躺着,开始有点紧张了,我不停地数着时间,留意着情况的变化,产房的助产士又出场了,她帮我听了胎心,做了阴检,然后对我说:“开一指了,过一会儿有人上来带你下产房。”什么?!我已经开一指了,真是要生了,我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,我还没有准备好……我立即发短信给我老公(怕他已经睡着,如果他真是睡了就算了,这家医院不准陪产,即使他来也只是在产房外面白等)。我老公还没有睡,他刚好回到家不久,知道我即将要生了,他马上赶过来,他要帮我买东西吃,吃饱了才有力气生。那时已经是十一二点了,外面的铺头都基本关了,实在没有什么选择的,他就买了面包和桂林米粉(想不到生孩子竟然靠这种五块钱一碗的桂林米粉来支撑)。我抓紧时间猛啃,阵痛开始剧烈起来,已经不是可以忽略的那种痛楚了,每次阵痛我都不得不停下嘴巴,做拉玛泽。后来痛得我实在不耐烦了,根本没有心情再吃,我胡乱地收拾了几样东西,匆匆忙忙地跟着另外一个实习助产士去了产房。

小心得:分娩需要体力,耐力,更需要像跑马拉松那种不到终点不停步的决心。拉玛泽减痛分娩法并不能减痛,它只是令你头脑清醒一点,内心平和一点

 

第一产程开始--
  踏进产房的那一刻,我头脑空白,我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平安出去,漫漫长夜,在冰冷的产房怎么渡过呢?产房其实和手术室差不多,一个长方形的房间,不算大,有四张产床,旁边放着胎监等等的仪器,每张床的床尾天花板上面都吊有一盏形状怪异的“无影灯”,产床只是一张很窄的不锈钢床,很普通的。我是半夜一点多的时候进产房的,只有一个值班助产士和一个实习助产士。我被安排立即躺上产床,助产士又过来检查一下,好像还是开一指,她告诉我可能要等很长的时间,现在要争取时间休息。我开始还很好奇地四处张望,开始不算痛,还有心思胡思乱想。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小时,我的阵痛开始加剧,我还是平静地做着“拉玛泽”,寂静的产房回荡着的只有我的呼吸声和仪器发出的声音,我答应过自己,尽量忍痛,不能叫。阵痛好像是一只幽灵,我困得几乎要睡着的时候,它突然来袭,我被一阵疼痛惊醒,昏昏沉沉的头脑被阵痛折磨得无所适从。我其实是很痛的,只不过我没有喊过,助产士竟然说看我的样子并不觉得我很痛!到半夜四五点的时候,助产士帮我检查过,我才开了两三指,在漫长的阵痛的折磨下,时间仿佛被无限延长。

  阵痛到了后来,不但是疼痛,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。快到天亮的时候,我在阵痛当中有了强烈的便意,不由自主想用力。我在产前听过课,宫口未全开就用力会导致宫颈水肿,最后只能剖腹。“剖腹”两个字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,吓得我全身发麻,我记得“拉玛泽”有一种呼吸可以帮助不由自主想用力但不能用力的情况,我立即做了“哈气呼吸”。但是,很残酷的是,“拉玛泽”是一种呼吸法,并不是**,宫缩强烈起来的时候,做任何呼吸法都无补于事,痛可以忍,但是强烈的便意却很难很难忍!我的呼吸法到了这个阶段,变成了我竭斯底里的“呼喊”,每一次阵痛,我的口鼻拼命呼气吸气,我的心底却是拼命地叫救命!我害怕到心都凉透了,趁阵痛的间隙,我叫助产士过来,告诉她我的感觉,希望她有办法帮我减轻痛苦。助产士公式地回答:“忍一忍吧,只能靠忍了。”
  原来忍受是很消耗体力的,我连睁大眼睛的力气都没了。每次阵痛来袭,我都默默地叫救命,祈求它快点过去,让我平静下来歇一歇,我开始饱满的信心,顿时被击溃了,我头顶上的磨砂玻璃窗开始透出日出光来,新的一天来临了,可是我还在硬得像石板一样的产床上苦苦挣扎,不知何时才能解脱!!!!阵痛还在加强,我的意识有点接近模糊了,我当初坚决顺产的决心渐渐崩溃了……

  就是这样,我靠那个并不管用的“哈气呼吸”死撑了不知多少个小时,我的全身都湿透了。我混乱闭塞的头脑,忽然想起我老公,他还在产房外面等我,还有当初那个对顺产自信到接近自负并且那么的相信“拉玛泽减痛分娩法”的我,现在却想叫医生过来剖腹,是多么的讽刺!!!

小心得:顺产的第二产程,总是那么痛苦,又那么的漫长。如果医生把麻药打多一点,让我一觉醒来就发力生产,那该多好啊!)


第二产程开始--
  我在不断的阵痛-间歇-阵痛的循环折磨下,意识逐渐混乱了,心里面竟然认输了,想剖腹产了,只是我痛得连叫医生帮我开刀的力气都没有,我还是劝我自己,忍吧,不能放弃!不知道什么时候,大概是早上七八点的时候吧,有一帮助产士进了产房,她们应该是换班了。
带头的助产士是一个高高壮壮,身材魁梧的中年女助产士。她的声音洪亮,语气坚决,有点像一个非常严厉的老师。她一进产房,就过来看我的情况,又检查了宫口,她的态度并不和蔼,甚至有点凶巴巴的,她对我说的话甚至把我打入深渊:“宫口开得太慢,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生得下来啊!”。然后又对我的呼吸法挑剔起来:“你不要用口开呼吸,很容易作呕的!”。我当时实在太辛苦,我什么都听不进去,末日来临的感觉,只懂得用“哈气呼吸”来转移我的痛苦。
 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基本上是处于接近昏迷的程度了,可能体力都基本消耗尽了,我连早餐都没有吃。这个时候,隐约听到那个助产士对我说:“给你打催产素,你宫缩乏力,再打安定,你睡一阵吧。”

  那个不知道是多久的间隙,我终于感觉不到痛了。但是,药力一过,我仿佛被痛感猛拉一把,从那个没有痛苦的天堂,拉到真实的人间---痛,更剧烈的剧痛!但是,不痛就生不到孩子,只能让痛苦更猛烈!

  这个时候,一个“吊儿郎当”的年轻男医生出场,自告奋勇地过来帮我人工泼水,就是把胎膜弄穿,我知道是快要生产前的准备,开始有点雀跃了。那个男医生非常轻佻,对围观的助产士说:“我平时习惯用棉签头来破水的,看我的!”。随后,我感觉到暖暖的羊水流出体内,一群助产士立即围上来,分析起羊水来。羊水清代表婴儿没有缺氧的危险,羊水浑浊的话就代表婴儿已经缺氧,要马上剖腹,不容拖拉。幸好我羊水是清的,我如获一张进入顺产阶段的通行证,悬挂半空的心终于下降到接近地面的高度了。
  但是,羊水破了,更恐怖的感觉就随之而来了……

  (小心得:在失去信心的时候,别人的支持和鼓励好比在沙漠中的水源,让你看到前方的希望


第三产程终于开始了

  羊水破了以后,宫缩非常猛烈,痛感是前所未有的强烈。剧痛引致全身肌肉不由自主收缩,那个呼吸法根本失去作用了。我无助地悲鸣,呼喊,我的身体已经不受意志控制了,宫缩一来,我就用力了,我知道不能用力,但是身体已经不是我的了!那个严厉的助产士恶狠狠地骂我:“叫你不要用力了,你现在用力会宫颈水肿的!”我真的控制不了,任由事情向不知道的方向发展。
  我终于喊出了最丢脸的话:“医生我要开刀!帮我开刀吧!”。可能助产士听得太多了,直接把我忽略了。我很想哭,可是连哭的力气都没有,没有人理我,由得我自生自灭。我旁边产床的妈妈叫医生打**,用无痛分娩。我一听,马上看到希望了,连忙喊住医生,气若游丝地叫到:“我也打无痛分娩!我也打!”可是助产士还是不给一点怜悯我,直截了当地说:“你现在打已经没用了,早一点打才有用的!”我的希望还是破灭了……
  我全身湿透,如果我能看见自己,我应该像一个垂死挣扎的病人那么惨白。由于当时太痛了,可能基于自我保护的能力,我的记忆已经自动删除了那部分的片段,我只记得,有一个年轻的小妹妹(助产士),轻抚我汗如雨下的额头,温柔地鼓励我:“生孩子就是真么辛苦的了,你再忍一忍吧,很快就可以生了。”还有一个助产士帮我递水,递巧克力的,她们的鼓励,让我又重新有了挨过去的信心!
  我很感激当天产房所有帮助过我的医护人员,即使有些人那么的恶狠狠,她们的严厉,其实都是想产妇好。如果没有她们精神上的鼓励和技术上(帮我接产的助产士技术很纯熟,缝针只缝了五到十分钟,相比起其他产妇的遭遇,我已经非常幸运)的帮助,我一定挨不过去的。
  不知道什么时候了,那么魁梧的中年助产士过来,检查了一下,就跟我说,可以用力了。接着一群助产士就像小蜜蜂一样,各自各忙自己负责的部分。
  她们帮我套上无菌的脚套,铺好准备要用的医疗器具,然后对我说:“我现在帮你打麻醉针,然后侧切。”打麻药有一点点痛,让我有点意外,但是侧切就代表真正的战斗要开始了,我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。
  侧切是用手术剪刀,在阴道口剪开一条相当于手指长度的切口,手术剪刀非常锋利,我亲眼开着剪刀“咔嚓”下来,非常清脆,一条血淋淋的切口立即出现。痛是必然的,但是打过麻药,那种痛还是可以忍受的啦。所有助产士都围在我身边,如临大敌。那个帮我接产的助产士命令我:“用力!像拉大便一样!”。刚开始我不太明白怎么用力,都被狠狠地骂了,后来我终于会用力了,她们就大声叫:“对了!就是这样用力!继续用力!”。可能我比较着急,每次宫缩来临的时候都想立即把婴儿娩出,反而有点打乱了用力的节奏。后来助产士叫我,只有宫缩的时候才能用力,没有宫缩就立即停止,否则只会浪费力气。
  现在回想起来,我用力的次数和时间上的长度,应该是算很少了。我大概用了五六次的力吧,到最后一回,助产士叫我,用最后一次力吧!我忽然信心十足,歇斯底里地用尽我仅余的力气!忽然听到被吸出的声音,我腹中的胎儿,终于被吸盘吸出了,嗖地滑出我的体内!我十月怀胎的任务终于完满成功了!
  我生下来的婴儿全身雪白,温柔地哭起来。接下来到娩出胎盘,缝针等等,不愿多说,那些甚至比分娩更为痛苦。
  比分娩痛苦一百倍的,远远还在后头。我生完孩子的轻松也只是暂时的,伤口恢复,涨奶及开奶的疼痛,婴儿照顾、喂养等等的问题,比生孩子困难得多!
  最后引用《仁医》最经典的对白:“感谢上天,给我挨得过的难关!”当妈以后,难关一个比一个大,当了妈就知道,痛并快乐着,是什么意思了。哈~~~祝福所有婴儿健康快乐地成长,祝福所有将来成为母亲的你们,一切顺利!

相关阅读
热门阅读